当前位置: 主页 > 原创新闻 >

      《我的前半生》:一人挣脱一人去捡,剩下的交给深夜食堂吧

      离婚撕逼的戏码落幕,《我的前半生》终于开启了后半程主线剧情。比起离婚前一身大红大绿,双商堪忧的罗子君,马伊琍开始收起浮夸的演技,剧中的罗子君主动搬离了离婚前的大房子,随着那句“山一程,水一程”的感慨,那个让人可恨可怜的失婚妇人重新启程,似乎找回了些亦舒女郎的感觉。




      全网播放破十亿,和所有的热播剧一样,《我的前半生》已经成为公众号必蹭的热点。从如何防范小三,如何鉴别绿茶,到告诉你婚姻里的残酷真相,当然槽点与热点也是一样多,诟病最多的是原著党对电视剧的各种吐槽,指责电视剧毁掉了原作,尤其女主选择了马伊琍,则被认为是背离了“上海女性”的形象,有媒体苛刻地评论,“上海女性可以是红玫瑰,也可以是白月光,可以是陈冲,可以是杜鹃,可一旦把面孔换成马伊俐,就变成了蚊子血和白饭粒。”而女主在离婚前的气质、打扮、行为也被认为不像是一个“有教养”的太太形象;饰演第三者的演员吴越却因为演技太过逼真,微博被骂被迫关闭评论区。



      有人说,亦舒和琼瑶是爱情的两极。曾经伴随了70后80后整个青春时期的琼瑶言情系列早已经进入了鄙视链的底端,琼瑶阿姨的夸张的排比句和为爱不顾一切的冲动,现在看起来是中二病的表现。琼瑶晚年与继子女的互撕正好给虚构的剧作一记响亮的耳光。现实却远没有那么多华丽的辞藻,那种令人自怜自哀的凄婉爱情,更多的是意想不到与无可奈何,以及明知道生活艰难却必须要独自面对的自觉和自省。



      同样是言情,亦舒师太笔下的女子,大多冷面冷心,爱钱势利且心高气傲。亦舒说过,“独立之于女子的重要性,但凡有过去的女人,都懂得。”这也是现实社会里城市女性不得不面对的事实——任你过尽千帆,曾经沧海,一个平凡女子必须独立,才能有底气抵御生活里随时到来的变化和不测。子君躲在婚姻的躯壳里,尽管她“付出了自己的整个青春”,但是,依赖丈夫这张长期饭票是要被生活啪啪打脸的,除非你的“运气”特别好。


      原作里,子君被12岁的女儿反问,“你辛苦吗?我不觉得,我觉得你除了喝茶逛街之外,什么也没做过。家里的工夫是萍姐和美姬做的,钱是爸爸赚的,过年过节祖母与外婆都来帮忙,我们的功课有补习老师,爸爸自己照顾自己。妈妈,你做过什么?”而在电视剧里,小三凌玲和陈俊生半含醋意地说,“不用上班,不用为挣钱发愁,孩子有保姆带,都是我们这些觉也睡不够的人想都不敢想的。”所以故事一开头,丈夫陈俊生就提出了离婚。


      丈夫是什么?亦舒原作里,子君的闺蜜唐晶把丈夫比做钻石表,“对我来说,丈夫简直就是钻石表——我现在什么都有,衣食住行自给自足;且不愁没有人陪,天天换个男伴都行,要嫁的话.自然嫁个理想的男人,断断不可以滥芋充数,最要紧带戴得出。”

    相关内容
    More.. 美术资讯
    More.. 艺术展览